水墨远山绵延起伏,作为床头背景装饰,画意渺渺的烘托出空灵的意境,与木质阳台上的自然相携辉映;双人床则在灰白间用跳脱鲜亮的黄色,打破缥缈之意而碰撞出现代活力,新中式床头柜从中调和装点。

水墨远山绵延起伏,作为床头背景装饰,画意渺渺的烘托出空灵的意境,与木质阳台上的自然相携辉映;双人床则在灰白间用跳脱鲜亮的黄色,打破缥缈之意而碰撞出现代活力,新中式床头柜从中调和装点。